青草文章网(http://www.rothd.com),欣赏好文章!
当前位置:首页 > 微小说 > 正文

长河落日圆

时间:2014-06-01 00:52 作者:来自网络 阅读:

呜呼……风从战场上呼啸而过,黄沙立即漫天张牙舞爪,阴霾的天空上秃鹰在盘旋,万千尸首堆积,暴晒之后腐臭陈陈,成群蚊蝇洪涌而至。

一饥荒胆大秃鹰降落尸堆啄食腐尸,其伴纷纷而至,战场成了秃鹰们狂欢的盛宴。

忽然,一只秃鹰狂飞之声激醒了他,一阵刺骨之痛,伤口犹如撒盐般剧痛。血腥味、腐臭味直冲脑门,他拼命睁眼,残肢断臂,沾血肉之刃映入眼帘。匍匐向前,尸体的死相极其凄惨,或悲壮、或凛然、或愤懑、或绝望……面目难辨。

他极尽唯一口气力拔出宝剑拄地站起。凄惨望眼战场,泪流如注,迅速举起宝剑笔直刺向自己的胸口,霎时一股热血喷薄而出,“我死后魂魄将南归故国,化作残月枝上啼血的杜鹃……”悄无声息地,一颗晶莹的泪珠从这位落败将军的眼角滑落。

狂风咆哮,黄沙肆虐,百孔千疮的将旗矗立在风中咧咧作响,瞬时间这场令大宋蒙羞的败战被大漠吞没。

这场令人无地自容的败战,让身为大宋堂堂第一大将军的他,难以名留青史。多年之后,无人再提及他,何方人士,姓甚名谁,如芸芸众生一样,他将永远地湮灭于历史的长河。而历史永远记录只是的帝王将相的丰功伟业。

泪珠裂成的碎片幻化成无数只缤纷的彩蝶,灵魂被卷入时光的旋涡,成为永恒,被封存的记忆奇迹般地复苏,将军的苦与泪,痛与血,突如海蜃市楼呈现眼前……我想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临死体验吧。

万籁俱静的深夜,我喝了个酩酊大醉,拨亮跳动的灯芯,端详宝剑,恍惚之间,醉眼惺忪。

月色明媚,帐篷外,大漠荒凉与孤寂。忆当初,清冷的夜,无数朵如玉般洁白的桃花竞相绽放。我在桃树底下横吹玉笛,笛声唤来了你——我的爱人。乳白色的月光把你映衬得如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桃花仙子,清丽脱俗。一双纤纤玉手捧起一柄寒光烁烁的宝剑,赠我,绝尘而去。未留下只言片语,却只见泪水蒙蒙。

七年时光如白驹过隙,将军白发征夫泪,战争仍像一个深邃的黑夜不知道尽头何方。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,梦见南宋沦陷的中原,那是尧舜代代相传的故土,还梦见了你,昔日桃花盛开与人相映的那种艳丽明媚。

清晨,座座相连的军营四周号角连天,我从梦中惊醒。正是秋高马肥的时节,点兵检阅沙场,奔腾的战马,风驰电掣;拉弓射箭,弦声如霹雳雷鸣。士气高昂。决定敌我存亡的时刻快到了……

傍晚,篝火噼里啪啦地燃烧着,将士们分食着烧熟的牛肉,大口喝着酒,议论前方战况,个个容光焕发,满脸潮红,豪气万丈。前方捷报不断,锦瑟上变换出雄壮的塞外曲。七年的夙兴夜寐,七年的浴血奋战,七年的南征北战,这一切就将在明天有一个圆满的答复。

大漠的夕阳出奇地妖娆,红霞映红了每一个将士的脸。心中陡然升起一种莫名不详的预感:为何后方支援的军队还迟迟未有消息,莫非……我不敢再往下想。

血战两昼夜,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,我部溃不成军,敌亦奄奄一息。

第三天,京信使至,宣无兵可援,战事已败。大宋如似血的夕阳,气数将尽,而大漠又将图添一群死不瞑目的冤魂。轰隆隆的战鼓,撕心裂肺的拼杀呐喊声,兵器交加搏斗,战马嘶吼,这一切如潮水将我包围,死期将至……

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难以挥抹脑海里你如花笑靥。

风箫、鬼泣,狼嚎之声彻入耳,万千恩怨终将葬之沙漠。

长河落日圆。砰!将军的伟岸身躯这一刻以一个骄傲的姿势倒下……天空上艳阳高照,秃鹰盘旋。历史改写。

呜呼 日圆 长河 呼啸 而过 场上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狐魅
下一篇:邪帝之败序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