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草文章网(http://www.rothd.com),欣赏好文章!
当前位置:首页 > 微小说 > 正文

喃呢

时间:2014-03-31 20:23 作者:左小岸 阅读:

不知道睡了多久,醒来的时候绿皮火车还是如先前一样疾速行驶着。本来打算乘坐飞机驶往目的地,但转念一想还是如是吧。几千米的飞行高度,对于我的心脏而言已经超越了它的承受限度。

车厢里又塞满了形色各异的人,应该是上一站的时候上来的。与我对着坐的也由一对青年男女变换成一对夕阳恋人。说起来我倒挺羡慕这种在晚年还可以享受恋爱激情的人。在激情的欢乐与欢乐的激情中老去,也未尝不是一件乐事。

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

13

29

分。从发车到现在,我已经在车厢里呆了

16

个小时。随身带的包里装满了出发前一天所购置的食品。对于浑身倦意的人而言,再美味的食品也无法勾起他的食欲。宁可选择一张大床躺下,也不想去为了一块面包而浪费可以安然的美梦。

我起身想向车厢尽头的抽烟处走去。在萎靡不振的此刻抽一支烟,莫过于比打我一巴掌还要能给我清醒的动力。

刚起身,一位抱着孩子的妇女便过来问我。小姐,您是要出去吗。

我点了点头。你先过来坐吧。侧身出去,把位置让给她坐了下来。她显然是比较激动,一边帮她怀中的孩子擦流下来的口水,一边连口对我说谢谢。我含笑回应并帮她把孩子的帽子戴好便走向了车厢的抽烟处。

抽烟的窗口集聚了许多需要靠尼古丁来麻痹自己的人。蹲在地上的民工。靠在车厢上的白领或者老板。也有三三两两的学生。对我的到来从许多人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惊奇。因为我是整节车厢中唯一一个在抽烟窗口抽烟的女子。对这种目光早已见怪不怪,我找了一个靠窗的地方,点上烟。就算这时跟我说,自己的生命还剩下三秒钟,让我选择做生前的最后事宜。那么我也会先用一秒钟抽一口烟,再慢慢回忆两秒钟的回忆。

窗外可见的植被已越来越稀少。应该快到了吧。

乔,我应该不配做你的朋友吧。念久一直低着头。我知道她无法面对我。

其实我也没觉得这些又有什么,即使他现在在你身边。就像现在

4

月份的天气一般,他需要这样和绚的你。或者你亦需要他。而我不同,骨子里没那么阴柔,我和他脾气犯冲。这都不是我们的错,你没必要内疚感情就是这样。我伸手折断一根树枝,它已冒出了新叶。

回去吧。我说。我明天准备离开这里了。

去哪。我去送你吧。念久抬起头看着我,眼里含了泪水。

不用了,我自己应付得来。我仍掉树枝。我要回去准备一下,电话联系吧。再见朋友。

我转身离开,念久还站在那里。我感觉得到她在看着我。我听得到她在说对不起,只是很小声。

四月踏着三月雨季时所弥留下的痕迹渐渐漫上脚背。念久正如四月份的天气一般带走一切。而我却落荒而逃。

手中的香烟早已燃尽。回过神来把烟蒂扔进垃圾桶,整理一下向座位走去。那位妇女已经睡着,我把自己的包从座位上拿走,不小心惊醒了她。她揉揉眼睛,看到我回来,想站起来给我让座。我说,我到站了。并示意让她坐下。看得出她这段路过于劳累,没多久便又睡去。

车子一进站便下了车。没有去原本计划的地方。都是陌生,何必再去计较目的。银川站三个大字矗立在我的头顶上,此刻在日光的照耀下好像更加夺目。

手机还静静的躺在口袋里。害怕孤独吗?都已不重要了吧。

时候 醒来 喃呢 睡了 多久 不知道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又见 烟花
下一篇:6月、凝 殇